秒速牛牛,秒速牛牛玩法,秒速牛牛投注

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绝代仙尊在线阅读 - 第661章 求你一拳打死我

第661章 求你一拳打死我

书迷正在阅读:、、、、、、、、、、、、
        半山腰上一条比较平坦和宽敞的街道,两侧各有一排山石搭建的小房子,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小商品。

        街道的中间,还有一排桌椅,这是给游客休息用的,此刻不少人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喝水或者吃东西。

        两旁的商铺里,一盒方便面都要二十块,的确是贵了点,不过货郎挑夫上山也的确幸苦,贵点也是天经地义。

        老妈一上来就拉着小语她们一帮女孩子去转商业街去了,她们对那些本地的特产最有兴趣,比如利用山上野藤或者是青草编制的草帽或者是背包,或者是山石雕刻的东西。

        段辰和阿生坐在椅子上休息,背囊里有吃的喝的,阿生巴不得大家都吃空,这样他背着也就轻松多了。

        看了一圈四周,段辰起身对阿生说:“我去洗手间那边,等会她们回来了,你们可以继续往前走,我知道冰宫位置,可以自己过去!”

        “好!”阿生也没有多问,喝了一大口矿泉水。

        段辰起身,顺着商业街旁边的一条路往山上走去,一闪身就不见身影了。

        距离商业街大概有十几米高的山崖旁,一群人坐在石头上抽烟,其中一个镶着金牙的男子,把烟头随意一弹,对背对着众人的一个男子说道:“二叔,我看咱们一起上,直接抢了他们,顺便宰了那两个男的,把尸体往山崖一丢,然后把那几个女的带回去,玩够了卖去雪漠那边,多省事啊,至于在这里左算计右算计的吗?”

        一名大疤脸瞪了他一眼,张口骂道:“金牙,你练武练傻了是吧?如果这么好对付,你觉得二叔会这么大费周章吗?”

        那名背对众人的男子轻轻将烟头丢在地上,抬脚碾灭,转过身来,却正是昨晚跟段辰他们起过冲突的向家村村长向红!

        皱了皱眉头,向红对金牙说:“你和疤子把秋千桥那边的索道卡环都取下来了,不还是没等让那小子的人出事吗?看到那小子救人了没有?手底下没两下子,能这么利索?金牙,这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计划好了,咱们这次就会阴沟里翻船了!”

        疤子似乎有些心有余悸,犹豫着对向红说:“二叔,秋千桥那边的事……不会有问题吧?我也没有想到,竟然断了!还死了两个大钱村的人,如果知道是我们做的,钱冲那帮人,肯定会找我们的麻烦!”

        “你傻啊,二叔不是一开始就让你们偷偷的去搞吗?没有人看到,就没有证据表明是咱们做的,谁会找我们麻烦?”向军身旁的一人对疤子骂道。

        疤子咽了一下口水,表面上虽然在点头,其实内心的担心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毕竟那可是两条人命!

        旁边有脚步声,疤子吓得一哆嗦,对着那个方向大声叫道:“什么人?”

        “是我啊!”有人应了一声,金牙没好气的瞪了疤子一眼说:“是小跳蚤!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疤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很快一个身材瘦小,却长着一双长腿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对向军说道:“二叔,那帮人就在商业街那边!去了老婶的铺子了,应该上钩了!”

        金牙一副兴奋的模样,拍着大腿说道:“好!那咱们还等什么?现在就赶紧去鬼泉那边吧!”

        “不用这么心急,再等等!”向军摆摆手,对众人说道:“去鬼泉不是目的,她们得闻到那些鬼瘴才行,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不费力气的去收拾他们,要杀要剐还不随我们处置?”

        众人一听,也都纷纷点头,哈哈大笑起来。向军皱了皱眉头,对小跳蚤说道:“你过来的时候,那个小子有没有见到你?跟着你?”

        小跳蚤很是不服气的对向军说:“二叔,你对我也太没有信心了吧?真当我花了那么多钱去北腿门学了差不多四年的功夫,都是花架子?我跟踪谁,谁能跑出我的视线?谁能察觉到我的存在?谁能反过来跟踪我?”

        一旁的金牙一巴掌拍在小跳蚤的肩膀上,笑骂道:“看把你能的!”摇摇头对向军说:“不过二叔,小跳蚤的本事也确实让人放心,这小子的腿脚就是利索,不服不行!”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对着小跳蚤伸出了大拇指,小跳蚤一脸的得意,向军也笑了,自嘲说道:“可能是我紧张过度了!”

        金牙一脸不屑,撇着嘴说道:“二叔,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跟几个娘们,值得您这么紧张吗?昨晚也就是我不在,否则哪会有这么多的事!还让您老辛辛苦苦的跑到山上来对付他,不至于!”

        向军皱了皱眉头,刚想要说什么,就听旁边有人说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个鬼泉,是什么地方?”

        众人神色大变,身边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外人,居然都没注意!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不慌不忙的从大石头后面走出来,金牙冲他骂道:“你特么是谁?怎么来这里的?”

        那年轻人指了指小跳蚤,语气平淡的说道:“在商业街那边,看到这个小子鬼鬼祟祟的,觉得好奇,就一路跟着他来这边了,听你们说了秋千桥的事情,原来你们就是凶手!”

        “怎么可能!”小跳蚤刚刚才跟大家夸过海口,说自己不会被追踪,这还不到两分钟就被打脸了,当然不服气,指着年轻人说道:“你在这里骗谁呢?他们说求秋千桥的事情?那时候我都没有回来,你怎么可能听得到?我都没有听到,你跟着我就能听到了?真是笑话!”

        没想到那年轻人耸耸肩膀,淡淡说道:“那小子走的太慢,我顺着他的方向先走了一步,就发现了你们,比他更快找到你们,所以听到了你们的谈话!”

        众人都安静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年轻人。这家伙竟然比小跳蚤还要快?这怎么可能!在场的,要论腿脚,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小跳蚤,毕竟这小子是北腿门为数不多,得到真传的外门弟子!

        金牙往地上淬了一口,不耐烦的说道:“老子管你是谁!快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别逼老子动手!”

        “金牙,你小心点,他就是昨晚的那个小子!”扭过头,向军脸色阴沉,看着段辰说道:“姓段的,你想干什么?”

        没想到这个家伙就是昨晚大闹卧龙旅馆的那小子!金牙的眼睛死死盯着段辰,一副恨不得马上冲过来暴打他一顿的模样。

        昨晚他和疤子几人都不在场,只是接到了家里出事的电话,就连夜赶了回来,跟着二叔向军一大清早就上了山。

        段辰看了一眼向军,摇头冷笑着说道:“你们一帮人鬼鬼祟祟躲在这里算计我,还差点让我的家人遇险,现在却问我想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当然是杀你们了啊!”

        “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这小子刚才说什么?杀我们?”金牙大笑着指着段辰,就像是看着傻子一样的对他说:“你怕是还没睡醒吧?看看我们有多少人,看看你有几个帮手,还想杀我们,你做梦呢?”

        段辰微微一笑,眼神不屑的看着周围这些人说:“废物再多也是废物,实力是不以人多来区分的!”

        “你说老子是废物?老子堂堂铁线拳的八年传承,你敢骂老子是废物?”金牙怒视着段辰,咬牙切齿的骂道:“像你这种看着风吹即倒的瘦猴,老子一拳就能打死你!”

        段辰笑笑说道:“求你一拳打死我!”段辰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就像是给他确定了方位,微笑着说:“打这个地方,用你最大的力气,千万别留情!”

        金牙直接抡起胳膊,一拳往段辰脸上砸去,嘴里骂道:“你特么想死还不容易?兄弟们闪开,我怕溅你们一身血……”

        没等他说完,段辰右手成掌,一把抓住了他的拳面,然后微笑着对他说道:“你的拳头不行,太软,这样是准备给人挠痒痒吗?拳头打不痛人,还留着干什么?”

        说着五指一紧,只听啪啪一阵脆响,那只拳头中的骨头已经被捏断,每根指骨都断裂变形!

        金牙疼的大声惨叫起来,想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却根本抽不动,依然被段辰紧紧攥在手心中!

        按说他的拳头很大,段辰的手掌根本包不过来,也应该用不上力气。可是现在,段辰的五指越收越紧,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一只原本碗口大的拳头越缩越小,里面的骨头不断发出令人断裂声响,鲜血从段辰的手指缝中流出来,到最后金牙甚至连嘶吼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在段辰松开他的同时,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众人看着金牙那变形如一堆烂肉的右手,就好像被绞肉机绞过一样,看着都疼,一个个心中骇然!

        段辰弯下腰,随手撕掉了金牙身上的一截衬衫,擦干净手上的血迹,不慌不忙的看着众人说道:“还有谁想一拳打死我的?”

        无人再敢说话,金牙的教训就在眼前,这个姓段的实力的确恐怖,怪不得连村长都吃瘪!

        看到众人都是一副惊恐神色,段辰淡淡一笑,眼睛看着向军说道:“告诉我,鬼泉是怎么回事?”

        “想知道?”向军嘴角一翘,露出一丝冷笑,眼神讥讽的看着段辰说:“我偏不告诉你!估计你的家人会去鬼泉了,等你找打她们的话,可能已经……哈哈!”

        “姓段的,你小子是挺厉害的,那又怎样?你斗的过我吗?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在向家村,老子向军就是说一不二的人!你敢招惹我,不弄死你跟你们一家,你以为我会放你们走?别做梦了!”

        “得罪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要你看着你的家人倒霉,再慢慢玩死你!是不是很气?是不是想弄死我?可你敢吗?”

        段辰突然笑了,看着他说:“气肯定是不气,一只青蛙呱呱乱叫,我气什么?不过弄死你很容易,没有什么敢不敢的,杀只癞蛤蟆而已,很难吗?”

        众目睽睽之下,段辰突然身形一晃,几乎在眨眼之间,就站到了向军的身旁!

        小跳蚤心中一紧,大喝一声:“二叔快闪开!”可是已经晚了,只见那姓段的一抬手,一巴掌就拍在了向军的脑袋上,就像是被一把大刀砍中,向军的脑袋竟然直接被一巴掌拍飞,如皮球一样飞出山崖。

        那具无头尸体颤抖着喷血,然后被段辰一脚踹飞,同样跌落到山崖下面!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