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牛牛,秒速牛牛玩法,秒速牛牛投注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2035章?别管闲事

第2035章?别管闲事

书迷正在阅读:、、、、、、、、、、、、
        通过之前和黛西的接触,苏明教导了她许多生存的本领。

        可实际上今天这节课才是最重要的,直接关系到她未来的定位和走向,虽然她这样的性格做不成雇佣兵,但只要培养她不要多管闲事的思维,有很大概率就能让她慢慢倾向反英雄的一方。

        “这样不好吧?”黛西还有些纠结:“如果不能帮助别人,我的能力有什么用呢?”

        “没说你不可以帮助别人啊,我的意思是你想帮的时候就帮,不想帮的时候就不帮,不被任何法律和道德准则约束行动,这才是掌握力量的意义嘛。”

        苏明是张嘴就来,顿时就两开花了:

        “再说如果光看到杀人就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是不全面的,著名的超级英雄中杀人最多的美国队长,那可是国家英雄啊。”

        黛西站起了身,看着楼下翻检尸体的惩罚者,喃喃地说道:“美国队长过去也因为战斗牵连过平民么?”

        “那是战争,你没有上过战场,可能很难理解人们在战场上的想法,当鲜血和硝烟挡住眼睛的时候,很多人都根本无法分辨什么士兵和平民了,只有‘自己’和‘敌人’这两种身份。”丧钟也站起身来,拉着黛西一起跳楼下去:“二战中的巷战很多,队长也不可能在和敌人战斗的时候还时刻注意对方炸到哪里了吧?”

        这里就是偷换概念了,毕竟战争和如今的情况完全不是一回事,可之前的行动已经让苏明在黛西那里刷足了信赖度,她不会注意到这点小细节的。

        “原来是这样的么?”

        女雷神有点幻灭,她原本还想为了什么远大理想而战呢,可现实还是太残酷了。

        丧钟说的肯定没错,他也是经历过二战的大前辈啊,果然把力量用来保护自己和身边的朋友才是对的么?

        惩罚者举起了枪,戒备地看着走向他的两人,苏明则抬起一只手招了招,作为打招呼的动作:

        “嗨,弗兰克,忙着呢?”

        “丧钟,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惩罚者不光没有放松警惕,还给榴弹发射器上膛了。

        “别激动,你既然认识我,也该明白榴弹那种小玩具对我无效吧?”苏明脚步不停地走向对方,迈过一具具残破还冒着烟的尸体:“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和尼克弗瑞是老熟人了吧?”

        提到弗瑞的名字,惩罚者的枪口就缓缓地放下去了。

        黑卤蛋和金刚狼是他还活着的、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那还是在当年仙琮战争时期,在那绿色地狱一般的雨林里,三人一起从三十多万军阀大军的包围圈里杀出来的交情。

        从那以后弗兰克就和弗瑞成了朋友,对方以神盾局的权限帮了他不少忙,而他也在暗中替弗瑞解决了一些脏活。

        ‘这次我的复仇行动,如果没有弗瑞一次次的帮助,也许美国队长早就找上门来了。’

        弗兰克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那神似施瓦辛格一样的硬汉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只是冰冷地说了一句:

        “别挡我的路。”

        说完,惩罚者就扛起了枪转身离去,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看离去的方向,他应该是打算去玛格丽特姐妹酒吧。

        那里是佣兵的据点,只要有钱总能买到情报,当然,如果分辨真假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好了,你和他也有了一面之缘,他应该记住你是我身边的人了,下次就算无意中对上,他也不会第一时间杀你,至少能给你个解释的机会。”

        苏明满意地点点头,开始翻周围的废墟,想要找找看有没有还算完好的摩托车。

        “这算是什么好处啊?!”黛西终究还是忍不住吐槽了,她的眼睛变成了死鱼状:“再说,我明明比他要强,他不会飞,也不能使用能量,怎么可能打得过我?”

        “那你就太小看战术大师的实力了,只要你有一个小小的弱点,就会在一系列的计划下被无限放大,从而被他击败。”苏明推开了一堵墙,从下面只捡到一个还算完整的倒车镜:“你觉得伏尔甘不强么?可我杀他只用了两剑。”

        “我能有什么弱点?”黛西歪着脑袋思考,她丝毫没察觉到刚才自己放跑了一个杀人狂,而是被丧钟扯着思路跑到另一件事上去了。

        苏明拎着倒车镜在手里旋转:“那就多了去了,比如你的闺蜜,你的老师什么的,他只需要以他们为人质,逼迫你放下喵喵锤,那么失去了神力的你就是个普通女孩,连他一枪都躲不开。”

        “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好没有安全感,你觉得我现在去学搏击和射击还能不能来得及?”黛西听了这个丧钟嘴里所说的‘惩罚者’计划,顿时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最在乎的就是朋友们了,如果自己的敌人们那样做了,自己可能真的会倒霉。

        “慢慢加油吧,嗯?”

        没有找到可以骑的摩托,苏明正准备带黛西去别处参观另外的战场继续课程时,他突然听到了不正常的风声。

        抬起手臂一挡,一根原本打向他身后的短棍被顶飞了出去,在墙上来回弹了几下,回到了墙角处一个人影的手里。

        “这里没你事,年轻人。”

        看到了那个巷口的人影,苏明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滚蛋,他知道那个人能听见。

        “你们居然杀了这么多人,还破坏了建筑,不许走!我要把你们送到监狱里去!”

        对方表现得一点也不听话,不光没有躲起来装没看到,反而把短棍像是棒棒冰一样一拧,变成了双截棍模样,哼哼哈嘿地舞着冲了过来。

        他像是跳蚤一样灵敏,能走飞檐走壁,以两侧建筑物的墙壁借力奔跑,更是显得很有实力。

        苏明叹了口气,给身边的女孩上课:“看到了吧,这就是爱管闲事的人,根本都听不进去别人说话,那我就顺便给你展示一下这种人会有什么下场吧,绞杀!”

        夜魔侠的小棍子是舞得不错,然而共生体是恐怕是宇宙中最不害怕钝器的生物了,毕竟哪怕被敲成了饺子皮,它们也可以瞬间恢复原状。

        跳过来了,身穿红色紧身衣的变态闷面人以一招恶狗扑食从墙上跳过来了!

        趁他在半空中无处借力之时,被黑色触手编出来的渔网兜了个正着,一扯,一裹,一个崭新的豹纹木乃伊当场出现了,只露出了他那愤怒的脸。

        于此同时,在绞杀抓住夜魔侠的时候,苏明自己反手向身后一抓,只见原本仿佛空无一物的空气中正好有一把峨眉刺被捏在了手里。

        丧钟轻轻一扯,一个好像穿着红色连体泳装,头上包着块红布的女人就仿佛被车撞了一般,被他从黑暗中扯了出来。

        在女人被背摔,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丧钟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肚皮,年轻女子猛地喷出了一口血,雇佣兵装甲黄色的那一侧瞬间变得一片殷红。

        女人被丢在地上,短时间内再起不能,她漂亮的脸上满是痛苦:“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呵呵,新世纪了,手合会还都像你这么天真么?该不会真有人现在还以为东瀛忍术天下第一吧?”

        苏明抬起脚轻轻一挑,女人就不受控制地飞过了两人的头顶,和正面网子里挣扎的夜魔侠摔成一团:

        “想找你这种程度的忍者还不容易么?因为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看来男律师喷古龙水已经是习惯了,想要增加自己沉稳的气场?还是为了吸引你这样的花蝴蝶呢?呵呵......”

        默多克律师也顾不上自己身陷囹圄了,赶紧隔着网子抱住了红衣女子,有些急切地问:

        “你还好吧?”

        “我没事,咳咳,就是,有点疼。”

        艾丽卡的武器都掉在丧钟脚下,她本人也被一根指头重创,现在只能像是死鱼一样躺在夜魔侠身边喘息着。

        苏明抽出了弑神者,金光闪闪的武器蠕动着开始变形,他迈步向两人缓缓走去:“疼吗?没关系,马上就不疼了......”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