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牛牛,秒速牛牛玩法,秒速牛牛投注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只想着长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随身毒药,必不可少

第二十三章 随身毒药,必不可少

书迷正在阅读:、、、、、、、、、、、、
        他乐此不疲地将马厩里面的青草都用木元气过渡一遍,让那马高兴不已,一个劲用自己的头去顶杨杉。

        杨杉擦了擦脸上的汗,又伸手摸了摸马匹的头,顺顺它的马鬃,笑道:“好好吃,不够还有。”

        马匹长嘶,又顶了顶杨杉,看起来极为高兴。

        “有时间我再来看你。”杨杉对着马挥了挥手,笑着走出马厩往大街上走去。

        “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别出心裁的淬炼木元气,倒是个不错的想法。”戒指在杨杉口袋中出声,赞道:“是个聪明人。”

        “当初没想这么多。”杨杉笑道,随后他眉头一皱,小声道:“当初不是说好的在外面你不说话吗。”

        戒指一呆,无奈道:“好好,我不说了。”

        “要是你将我戴在手上,岂会有这样的麻烦?我通过颤抖就能经过你的骨头传声。以你的实力,利用骨头传声也非难事,学学就会了。”

        杨杉不答,戒指也不再说话。

        走出酒楼,杨杉面貌瞬间就被张三的面具给覆盖,变得平平无奇。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拥有易容术或者如同真脸的面具,这样带着面具属实有些招摇过市。”

        距离上次宫殿的事已经过去月余,月离城也渐渐的平了风波,街道上的人也多了起来。

        杨杉不是没有动过回家修炼的念头,可他心中有些不放心戒指,不敢启程,才终日住在酒楼中。

        百里不同俗,月离城还是有些与西风城不一样的地方。

        “也不错。”杨杉在月离城中走来走去,各个街巷也都逛了一遍,买了一些稀奇玩意放在戒指中。

        “张……张兄?”

        杨杉正在一商贩前讨价还价,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他抬头望去,只见萧阎正站在一旁叫他。

        萧阎已经摘了兜帽,露出原本容颜,也是一个阳光帅气大男孩。

        “萧兄。”杨杉没了讨价的乐趣,直接付给商贩摊主一块足以买下他摊子的银两,拿起自己看中的东西笑道:“不用找钱了。”

        摊主呆呆的看着杨杉二人远去,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东西,竟有一丝梦幻感。他掐了自己一下,有些疼。

        “不行,待赶紧收摊回去告诉婆娘,今天有个傻子~”

        ……

        “萧兄怎么还在月离城?不会那宫殿中还有其他宝物让萧兄流连忘返吧?”杨杉笑着说。

        “张兄说话好没意思。”萧阎有些咬牙切齿:“宫殿中的好处都被你得去了,今日如此讥讽我有意思吗?”

        “绝无此意。”杨杉摇头:“我是真心问萧兄的。”

        萧阎不接话,寻了一座酒楼问道:“进去边吃边谈?”

        “你会不会害我?”杨杉有些迟疑,毕竟从某种程度上张三与萧阎可不是什么好友。

        “我若想杀你,你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我杀的。”萧阎恶狠狠的说,随后直接上去也不再管杨杉。

        “没有耐心。”杨杉摇摇头,紧跟其上。

        “喝酒吗?”二人坐下,杨杉问道:“小二,来坛好酒,几盘好菜!”

        “不喝。”萧阎摆摆手,“本人滴酒不沾,免得误事。”

        “区区凡酒,不值一提。”杨杉劝道:“若在世上,这也不喝那也不吃,岂不浪费这一遭吗?”

        萧阎从小二手中接过酒坛,摇摇头:“还是算了吧,这是我的原则。”

        他将坛口打开,亲自起身为萧阎倒上酒,随后道:“这次萧某来月离城是特意来找张兄帮忙的。”

        “张兄请饮。”萧阎推了推酒碗,笑道。

        “不急。”杨杉不动桌上的酒碗,反而伸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放在桌子上,他笑道:“还要饮吗?”

        萧阎呆了呆,随后吐出一字:艹!

        “小二,将这酒撤去,菜也撤了,重换一桌~”萧阎连忙将酒碗拿回来,又将菜倒在一起不让杨杉吃。

        “好大哥,你瞒的我好苦啊!”萧阎苦笑道:“我还说上次看你有些面熟呢。”

        杨杉哈哈一笑,道:“事出有因,别怨你哥。”

        萧阎却不如意,一肚子的苦水一下子倾倒出来。

        “哥呀,你不知道我找的你有多苦。”萧阎满脸愁容:“找你一个多月了。”

        “我一个月前回西风城找你,伯父说你去月离城了。我就来月离城找你,可良伯说你已经回去了。”

        杨杉有些尴尬,这是他吩咐良伯的,对外谎称他已经会西风城了,他也跟了一路才悄悄回来。

        “只是恰巧月离城出现了宫殿一事,我就停留几日。等我再回月离城时,伯父又说你去历练,不知在何处。”

        杨杉越听越尴尬,这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说辞。

        “我思来想去也只认识一个张三,所以我又回月离城准备碰碰运气,谁知张三就是杨杉,杨杉就是张三!“

        “大哥,你瞒的我好苦!”

        “张三是关楚,关楚才是杨杉。”杨杉笑道。

        萧阎呆了,不解其意。

        “无妨,玩笑话。”杨杉无所谓的摆摆手:“刚才你下的是什么药?”

        萧阎冷笑:“拜某人所赐,学精了一些!这药是让你对我言听计从的药!要不是大哥及时摘了面具,现在恐怕我就是让你去死你都会去。”

        杨杉听得浑身汗毛战栗,一股冷气直冲后脑勺:“竟有如此奇药?”

        “怎么可能。”萧阎笑出声来:“哥哥莫不是信了?”

        “这药顶多在一定限度内让你有些信任我说的话,并认为你做出的决定是自己本心所想,仅此而已。”

        杨杉浑身的汗毛久久不下,他叹道:“如此也是神药了。可还有?给我一些?”

        “上次给你的金疮药你不也是没用?”萧阎想起这件事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这些你都收着。”

        “这是刚才我说那药,这些是金疮药,这些是治疗内伤的,一般都有疗效。”

        萧阎七七八八说了一大堆,杨杉笑着塞进口袋里让戒指装了。

        “哥哥既然有储物戒指为何不带在手上?”萧阎纳闷。

        “习惯了。”杨杉道。

        正此时,小二重新布置一桌酒菜。

        二人倒酒,对饮,后道:“痛快!”

        “说吧,找我何事?”杨杉一边吃酒喝菜,一边问道。

        “我不是得到一处精华消息吗。”萧阎的声音比较小,并未被酒冲昏头脑:“我一个人把握不大,就想到了哥哥。”

        “五行精华?”杨杉来了兴趣:“什么属性的?”

        五行精华杨杉不缺,但是他却能量啊,每一个精华都是庞大的能量。

        “水。”萧阎有些尴尬,他挠挠头:“在宫殿的时候我就知道哥哥已经融合水精华了。”

        “当初我想的是与哥哥一起修炼,进入炼体五阶呢。”

        “无妨,多一个也不多。”

        萧阎眨眨眼,有些疑惑。

        “危险吗?”杨杉并未解释,毕竟寻常人除了炼脏是无法利用精华当中的能量。

        “你我联手,危险性不大。”萧阎道:“我曾远远一观,那精华四周有众多炼体境妖兽存在。”

        “每一个妖兽的实力大概都相当于炼体三四阶。单打独斗我是不惧,可它们数量太多,好几十只,我心中没有把握。”

        “我请大哥也是为我掠阵,在我出现危险时出手相救。”

        “炼体三四阶妖兽吗~”杨杉想了想,又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才道:“可以吧?”

        “对了,你不是会配药吗?多配一些毒药,以防万一!”

        “这出门在外,随身毒药,必不可少。”

        萧阎长大嘴巴,随后苦笑:“大哥还真是谨慎啊!”

        “命只有一条,不谨慎不行。”

        萧阎摇摇头,举起酒碗,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嗯。”

        二人又对饮,直到月上枝头时,约好时间地点才离开。

        夜风吹来,将杨杉仅有的一丝迷蒙给吹走,他走走停停,行至酒楼前忽的从口袋中取出戒指戴在手上。

        戒指愣了愣,随后笑道:“孺子可教也~”

        杨杉嗤笑:“不过是看五行精华的面子罢了。”

        随后他站在酒楼前,喃喃道:“谢谢你,戒指前辈。”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