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牛牛,秒速牛牛玩法,秒速牛牛投注

新笔趣阁 - 其他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在线阅读 - 第341章打码头

第341章打码头

书迷正在阅读:、、、、、、、、、、、、
        送走了陈子谦和司机,白梦蝶和田春芳开始准备午饭,让老爷子去分配给石磊的那间小房里去躺着休息一会儿。

        大热天的,年纪又大,早上起来的又早,恐怕现在体力不支了。

        老爷子也确实累了,于是去石磊的房间小睡去了。

        白梦蝶看着那满满两筐的小龙虾,生怕最底下的小龙虾给压死了就可惜了,这么远运来实在不容易。

        于是拿了几十块钱,让田春芳赶紧去买四个大澡盆回来好装龙虾。

        田春芳迟疑了一下才接过钱来。

        现在家里缺钱,暂且拿闺女的钱应急,等有钱了再还她。

        田春芳刚把大门打开,就见白爱国提着好几个大袋子进来了。

        田春芳急着去买大澡盆,和白爱国说了两句话就匆匆走了。

        老爷子在房里听到白爱国的声音走了出来。

        白爱国正站在客厅门口看着四个大竹筐和一篮子鸡蛋、一桶豆腐目瞪口呆。

        听到脚步声,回头见是老爷子,白爱国指着那些蔬菜、小龙虾问:“一下子弄这么多蔬菜和小龙虾,一晚上卖得完吗?”

        老爷子道:“一晚卖不完有啥关系,第二天还可以接着卖。难道每天送一点过来?费事不说,还费车费钱。”

        白爱国一听这话还蛮有道理的。

        他走到厨房门口,跟白梦蝶说,她要的鸡架、鸭架啥的他都拿回来了。

        白梦蝶应了声:“好。”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卤菜不能用煤气,既费火而且还掌握不了火候,最好用煤炉子卤菜,于是让白爱国买煤炉子和蜂窝煤。

        现在已经九八年了,早八百年前就取消了计划经济,想买什么只要你有钱就买得到。

        白爱国去私营的小煤厂买了一百斤煤让送货上门,然后买了煤炉子回来。

        田春芳已经回来了,把那些小龙虾分装在几个大澡盆里。

        为了防止小龙虾从大澡盆里爬走,她还细心的买了一些纱窗布回来蒙在大澡盆上,小龙虾就没办法越狱了。

        水塘里野生的小龙虾很有活力,互相挤压着一路颠簸,到现在居然一只都没死,就是有的精神不太好。

        吃过午饭,送煤的师傅把煤送来了,田春芳让师傅把煤码在自家过道里,付了钱让师傅走了。

        她刚把门关上,门外就传来方妈妈破口大骂的声音:“是谁家这么缺德,把煤渣撒得整个楼梯都是的,还要不要人走路了!”

        送煤师傅把煤从楼下往楼上搬,难免会有少许煤渣撒在楼梯上。

        白爱国二话没说,拿着扫帚出了门,从自家门口一直扫到楼下,并且把垃圾清理到垃圾桶里。

        既然是自家原因弄脏了楼梯,清理干净也是应该的。

        方妈妈却得意洋洋,认为自己有本事,白爱国怕她。

        白爱国生了炉子让白梦蝶开始卤菜,他和老爷子全都带了橡胶手套挤在卫生间里洗小龙虾。

        卤菜得先调制卤水,卤水调制好了,卤什么都好吃。

        白梦蝶先将将八角、桂皮、小茴、甘草、三奈、甘菘、花椒、砂仁、草豆蔻、草果、丁香等几十种卤料分成两份,分别装入纱布袋中并用细绳扎紧袋口做成香料包。

        然后把生姜洗净拍破,葱连根须洗净挽结。

        接着将大块的冰糖在火上炙烤一下,然后放在菜板上轻轻敲碎,再与精炼油一同入锅,用小火炒至呈深红色时,掺大概一斤左右的沸水搅匀成糖色。

        与此同时,在汤吊子里煮猪骨汤,等水沸之后,把冰糖水倒入其中,再加大概十斤水的样子,放入干辣椒、姜葱,调入精盐、味精,再放入香料包,烧沸后改用小火慢慢地熬至香味四溢时,这样才能调制好卤水。

        其实传统方法调制的卤水通常都不加味精,但由于新鲜卤水大都鲜味不足,加上近年来人们对鲜味的要求似乎越来越高,所以白梦蝶才会在调制的过程中加入适量的味精。

        吃过午饭,老爷子就回乡下了。

        田春芳没有跟着他回去,摆大排档要做的准备工作太多了,白梦蝶一个人干不了那么多活儿,她必须得留下来帮忙。

        把小龙虾洗干净、把菜全都择出来洗净,这些活儿全都归田春芳来干。

        白梦蝶在调制卤水的过程中见缝插针,把鸡爪、鸡架、鸭架和鸭肠全都清洗干净,并且把鸡爪上的指甲剪得一干二净。

        洗好的食材她全部做了氽水处理,这一步很重要,能够去掉肉类食材里的血水,再放到卤水里面卤制,就不会破坏卤水的味道,而且还会使卤水更加鲜美。

        鸡架这些食材放进卤水里卤制,因为用的是砂锅汤吊子卤制,不会粘锅烧糊,所以基本上不用管,中火小火交换着慢慢卤制就行了。

        趁这个时间,白梦蝶准备做酱香牛骨头,却发现没有多余的砂锅。

        要想酱香牛骨头做的好吃,必须得用砂锅,用铁锅做出的味道差远了。

        白梦蝶匆匆出去买了一个超大的砂锅回来做酱香牛骨头。

        本来有一部分猪骨头是用来熬猪骨头萝卜汤卖的,可是一想到汤汤水水的从四楼搬到一楼,再从一楼拖到秦园路不容易,干脆也卤制算了。

        白梦蝶又出门去买了一个大汤吊用来卤猪骨和鸡蛋,顺便把自己定制的早餐车给推了回来。

        跟她想象的一模一样,做早餐车的黑心老板根本就没有按照之前好的材料给她做早餐车,用的材料特别水。(水:方言,劣制。)

        白梦蝶也没跟他争辩,推着早餐车就走了。

        走出一段距离,她回头看,见那个黑心老板正得意洋洋地斜睨着她。

        大概是觉得她一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好欺负了,被宰了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白梦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姐不是太好欺负,是没空和你这个人渣吵,回头让你赚不成我一分钱!

        下午四点多,田春芳才把所有的小龙虾和蔬菜全都洗干净了,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可还不能休息,得把一半的蔬菜和所有豆腐全都穿起来,待会儿摆摊时直接卖。

        白梦蝶也忙得快要飞起,卤制各种食物,煮蒜香酸辣毛豆、剥老蚕豆、洗净,煮茴香豆、制做烧烤的刷酱,

        她一共做了四种烧烤刷酱:五香酱、麻辣酱、蒜香酱、番茄酱,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口味。

        下午快六点了,白爱国急匆匆的回来了。

        白梦蝶想到卖卤菜、酱香牛骨头什么的要用到秤,让白爱国出门去买秤,顺便带些塑料袋回来,怕有的顾客要打包带回去吃。

        而且还让他买十只大盆回来装卤菜,再买十几只中号的盆装小龙虾。

        白梦蝶前世看见大排档卖小龙虾,有许多人会点上好几斤吃个痛快,老板会用盆装着小龙虾送上来。

        白爱国把她所要的东西全都买回来,已经傍晚六点半了,一家大小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把各种食材往楼下拿。

        幸亏白梦蝶买了三轮车,把东西可以全都堆在三轮车上,调料什么的放在早餐车上,煤气罐铁锅都是白爱国从家里扛下楼的。

        除了卤菜、酱香牛骨头、煮毛豆和茴香豆这些熟食全都带上,其他蔬菜和小龙虾各留了一半在家里,怕一晚上卖不了那么多。

        白梦蝶预估,要是把今天带去的食材全卖完,除开本钱,至少能赚两三百。

        这年头,无论服装生意还是餐饮生意全都已经饱和了,唯独这大排档却正是这几年兴起的。

        白梦蝶前世看《江城传记》时,里面描写了这个年代做大排档的鼎盛时期,有的人靠着卖大排档一个月能赚十几万。

        不过这种赚钱形同捡钱的好日子如同昙花一现没一年就结束了。

        主要是跟风摆大排档的太多了,一块蛋糕那么多人分着吃,每个人就只能吃到一点。

        白梦蝶想趁着卖大排档的黄金期尽可能的多赚一点钱,好早点把借陈子谦的钱给还了。

        她和老爷子他们是一样的人,欠人家的钱心里总记挂着。

        正是吃晚饭的点,城里人不像乡下人喜欢端着碗蹲在外面吃。

        城里人一是注重隐私,二是讲面子,怕吃的饭菜不好端出去叫街坊笑话,所以都是关着门在自家吃的。

        虽然白梦蝶一家三口跑上跑下,要搬好几次才能把东西全都搬下楼,但一家人谁都没有喧哗,安安静静的,因此也没惊动哪个正在家里吃晚饭的邻居出来围观。

        一家三口来到秦园路时,已经七点多了,街上有不少食客或吃或逛,人流量已经不小了。

        那十几家大排档全都忙得热火朝天,脸带喜色。

        白梦蝶一家人又是三轮车、又是早餐车,还有田春芳背篓里装的不少蔬菜串串。

        那十几家大排档一看就知道他们家也是来摆摊的,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全都不善的盯着他们一家三口。

        田春芳本来要和那十几家大排档的老板打个招呼,示个好。

        在农村集市上摆摊都是这样,如果摆摊正好摆到同行隔壁了,就得给人家赔笑打个招呼,以示友好,人家也会回个友善的笑容。

        可田春芳见那些大排档的老板脸色难看,便没有自讨没趣了。

        一家人相跟着默默走到末尾。

        白爱国刚把三轮车停下来,隔壁大排档长的像瘦猴的老板娘故意把她家的折叠桌椅往白爱国站的地方放,语气恶劣的驱赶:“往后!往后!这地方我们家要摆摊!”

        白梦蝶脸色一变,要和她争吵,被田春芳死死攥住她的手腕。

        她冲着她严肃的摇摇头:“小蝶,忍一时风平浪静,别冲动,凡事有爸妈!”

        田春芳冷淡的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老板娘,语气寡淡的对白爱国道:“那咱们往后让一点。”

        白爱国一脸气愤,但他和田春芳一样选择了隐忍,在外面做生意就是这样,先来的会欺负后来的。

        白爱国往后挪了两三米,再一次把三轮车停下来,可那个干瘦得像木乃伊似的老板娘还是垮着脸,不依不饶的用一张折叠椅敲打着白爱国的三轮车,让他再往后退。

        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白爱国秉承在外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但人家都已经欺负到脸上来了,他这个一家之主也不可能继续无动于衷。

        白爱国冷声道:“你们家已经占了十几米的位置了,我也让了几米了,凭啥还要我让!我也是交了摊位费的!”

        老板娘用胸脯去顶白爱国:“你交了摊位费又怎样?你是后来的就该往后面滚!这是规矩!”

        白梦蝶从早餐车里面抽出一把用来切卤菜的锃亮的菜刀,几步走到老板娘的跟前。

        田春芳见了,连忙追了过来,想要拉开她。

        白爱国也严肃道:“小蝶,不许动刀子!”

        白梦蝶谁的话也不听,而且还用力甩掉田春芳拉她的手,田春芳又扑上去把她死命往身后拉。

        白梦蝶被田春芳拉得团团转,却执着地用菜刀指着那个瘦猴老板娘冷声道:“规矩是这样的?这条街是你家的吗?你有资格定规矩吗?

        这条街是国家的!

        市场管理员规定每个摊位三米长,你家已经超标了,我们没让你们家缩回去就已经让着你们家了,你还得寸进尺,想把我们往后面赶,你再赶下试试?!”

        隔壁老板也不做买卖了,提着菜刀跑了过来,和白梦蝶对峙:“怎么?想动刀子?我倒要看看谁的刀快!”

        白爱国急了,拼命去抢白梦蝶手里的刀:“小蝶,放手!”死活把刀给抢了过来。

        他自己用菜刀指着那个膘肥体壮的老板,沉声道,“是你们欺人太甚!动刀子就动刀子!顶多咱们两家全都家破人亡!谁也没个好下场!”

        那个老板和白爱国对视了良久,见白爱国虽然像个知识分子一样气质温和,但一看就不是怕事的人,目光里杀气腾腾,一点都不畏惧。

        老板一家来这里摆大排档是为了赚钱的,不是为了杀人的,拿菜刀只是吓唬人的。

        但现在吓唬不住对方,该怎么找台阶下?

        老板娘倒机灵,冲着自己男人翻了个白眼:“几个乡下人也值得你动刀子,抬举了他们还!算啦,看在他们可怜的份上,我们不跟他们计较!”

        老板娘一手拿着折叠椅,一手把自家男人往自己摊位上拉。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