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牛牛,秒速牛牛玩法,秒速牛牛投注

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在线阅读 - 第364章 轻松

第364章 轻松

书迷正在阅读:、、、、、、、、、、、、
        夏文锦失笑道:“鲁大娘,这药方如今在这隔离区里是每个大夫都会有,而且我们有专门的大夫在负责煎药。你说的没错,没有特殊情况,喝过药后,四五天就能好!所以你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好的!”

        御医:“……”

        他们没从鲁大娘脸上看到一丝半点的担心,人家那乐呵呵的样子,还有看着夏文锦那完全没有掩饰的信任,哪里像一个来治病的病人?

        罗甲四人顿时觉得有些灰头土脸的。

        他们身为御医,有御医的骄傲,平时在京城里接受了太多的尊敬和善待,没想到御医的身份在这个小小村庄里根本不顶用。

        你看人家那大娘,宁可相信一个小丫头,也不愿意相信他们。

        不过,罗甲没再提出异议,而且还约束了赵四宝三人,他们又看了别的疫症患者,在中症患者处把脉的结果,果然和夏文锦说的一样,看着就像中了瘴气之毒。

        罗甲对赵四宝三人道:“如果小夏大夫没有说明,你们会怎么治这症?”

        赵四宝几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这症状,就是中了瘴毒的症状,当然是什么症状用什么药。

        但夏文锦介绍的时候说了,这种虽然很像是瘴毒,但若是用治瘴毒的药来治,不但不能把人治好,还会加重他们的病情,破坏他们的身体内部脏器,让死亡率增加。

        罗甲语重心长地对赵四宝三人道:“看见没?我们以为自己的医术很了不得,自信到自负,可是这世上的病症,千奇百怪,所以,我们都是犯了狂妄自大的毛病!”

        在到了重疫区转了一圈后,连赵四宝三人脸上的不服气都不见了。

        经过这么一轮后,交接到底是顺利进行了,夏文锦最先交给他们的,就是解疫药方。看着夏文锦整理好的药方,用药之精准严谨,大胆和精细,十分老到特别。

        罗甲等人眼睛都看直了。

        刚来时,他们还轻视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拿着那些药方,回想来这里见到的一切:望山镇里村民的景仰,留下来的医者们的敬佩……

        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已经足以说明,这小姑娘年纪虽小,本事却不小。

        医术已经这么厉害的小姑娘,就因为年纪小,被他们轻视,质问,还以为她是想获得什么目的!

        尤其是后来,尚景望在避开夏文锦之后,对罗甲四人说了夏文锦怎么发现疫症,受了多少委屈,还把自己所有的银两都捐了出来。怎么染了疫症,差点没救过来。

        这让赵四宝几人惭愧了。

        想到刚开始他们的咄咄逼人,还有用尽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夏文锦是带着什么目的,现在才知道,他们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其实他们四人被分派到这里来,也不是自愿的。

        就算是御医,就算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可疫症这东西,实在太可怕。他们在御医院里生活富足,为什么要把自己流放到这样的穷乡僻壤做这种吃力劳苦的活?

        可是没办法,罗甲虽是一把年纪,性子古板固执,没少得罪了。

        赵四宝三人也差不多。

        夏文锦之所以不计较他们的无礼,也是因为他们虽然语气严厉,咄咄逼人,却没有什么坏心眼。他们只是正义感用错了地方,说话不太中听而已。

        这样的人,可比那些面上笑意温柔,说话温和体贴,气质温润如玉,模样翩翩风度的人可爱一百倍。比如皇甫宇轩!

        办好交接之后,夏文锦松了口气。

        她有种卸下肩头沉重担子般的轻松感。

        这一镇百姓,几千条人命,终于是挽救回来了。

        他们没有因为疫症无法控制而死更多人,没有因为庾世奎的狠毒绝决,不但不寻医问药,反倒一把火将他们烧死,做为他官途上的进身之阶。

        虽然疫症仍然死人了,但那些人一半是被张建堂用治瘴毒的药误诊,一半是因为年纪大了,身体本来差,感染的时间又太早,那时候各种药方都还只是在试验阶段。

        松口气之余,她就想到该赶紧的把皇甫景宸的玉佩还给他了。

        那玉佩到琉璃阁已经几个月,若有消息,便早该有了。既然没有,就早点物归原主。

        这一个多月在望山镇全身心投入治疫之中,她这也算两耳不闻山外事了。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形。

        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事,上辈子这时候,皇甫宇轩还是个奋进努力的好皇孙,和各位皇叔们的关系都很好。

        哪怕明知道庄王是设计了他的父亲占据太子之位的,他也装着毫不知情,和庄王虚与委蛇。直到最后一击而中。

        该交接的交接了,该交代的也交代了,隔离区的医者们知道她即将离开,都有些不舍。这个小姑娘医术高又没有架子,和她相处轻松,和她共事更轻松,还能从她身上学到不少医理。

        但是他们也明白,他们在这里,或是因为尚景望孔铁新的调配,或是因为悬赏而来,只有夏文锦,是真的毫无所图,自愿在这里的。

        最不舍的要数应峰和晏大夫,但他们也是洒脱之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自己的情绪不能去左右别人的决定。再说,夏文锦对这里的病人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现在御医接手,该是她休息的时候了。

        隔离区没有夏文锦什么事了,她便回客栈。

        她还想问问黄铮,如果黄铮想要留下来,她可以一个人去取了玉佩再来送还给他。

        如果他也没准备留,正好一起去梁州,还了玉佩后再分道扬鏣。

        和之前疫症治愈尚没有希望时候不同,现在镇上的一些民生已经恢复,甚至有了几分热闹的气象。

        但是像七夕之夜那种热闹,却不可能在短时间重现了。

        夏文锦心中颇为感慨,不过,一切不好的都过去了,明年的七夕,一定还是同样的热闹的。

        现在望山镇几乎没有不认识夏文锦的人。

        回到客栈,客栈掌柜的更是热情得很:“小夏姑娘你回来了!有人正在等你!”

document.write("